返回列表页

CFM启动在华三十周年庆祝活动媒体见面会

2015年4月30日 北京,丽思卡尔顿酒店君山厅
 
       主持人:女士们先生们早上好,欢迎大家参加CFM启动三十周年庆祝活动媒体见面会。今天我们荣幸请到CFM的总裁Jean-Paul Ebanga先生,此外还有GE航空集团及CFM国际公司大中华区总裁向伟明先生。
       Jean-Paul Ebanga:各位早上好,我非常高兴能够出席此次会议。事实上如果说到跟中国的合作,我自己可以讲很多事情。我也愿意在今天跟大家分享CFM和中国的很多事情。再一次对大家的到来表示万分的感谢。
       向伟明:首先我代表CFM中国区,因为我有两顶帽子。一个是CFM一个是GE,今天我代表CFM国际公司中国团队欢迎各位记者参加我们的新闻发布会。大家可能从背板上已经看到,今年是我们非常重要的里程碑,CFM从85年进入中国之后,今年是30周年。今年会有一系列的庆典活动,一会儿总裁会做一个介绍,之后我们可以回答大家的问题,有关中国的问题我也会回答。
       Jean-Paul Ebanga:我非常荣幸、自豪地在这里告诉大家,我们会在今年庆祝CFM在中国运营30周年。这对于CFM是非常有意义的大事情,今年夏天之后将从北京开始一系列庆祝活动。我相信在几个月之后我们会有机会再见面。今天我首先会用一些幻灯片给大家分享几个内容,首先跟大家报告一下CFM目前市场和销售的状况,尤其是与中国的合作关系。之后我会花一些时间给大家讲一下我们最新的,我们所培育的孩子,大家也知道就是LEAP发动机的情况。
       首先我们看一下市场的情况。2014年对于CFM来说是创纪录的一年,这个纪录反应在很多方面。首先从发动机的订单数量上,截止到2014年年底,我们获得了超过4300台的发动机订单。一年前,2013年对于CFM来说是创纪录的一年,当年大约有2700台的发动机订单,增长非常巨大。我们非常感谢客户对于CFM产品的信任和认同。在大中华区或者中国市场, CFM几乎为所有的中国航空公司提供发动机,讲到具体销售和去年市场情况,我更愿意由向总做这个方面的介绍,因为向总和他的中国团队在去年和过去几年里面实现了非常优异的成绩。
       向伟明:过去几年里,CFM在整个大中华区的市场份额及订单的比例都是很好的。首先,所有的新的低成本航空公司,包括新成立的地方航空公司全部选用了我们的产品。比如春秋、吉祥航空公司、去年和前年成立的青岛航空公司、瑞丽航空公司。青岛航空的320机型选择了我们的发动机,瑞丽航空的737机型也是我们的发动机。还有吉祥航空公司设立的九元航空公司,也选用了我们的发动机。近期还有几家新的航空公司也获得民航局的批准,我们正在积极地努力,目前他们也非常倾向于CFM发动机。
       主要原因一个是CFM不仅仅在中国销售发动机,我们建立起一系列的服务网络,待会儿总裁会介绍一下CFM在中国的基础设施,各个方面的投入。最关键就是CFM发动机的可靠性,我们售后服务的支援以及能力,让航空公司非常认可。我们在过去三年赢得了主要的市场份额。一些航空公司原来是百分百的IAE,像川航,川航过去百分百使用的是IAE发动机,去年他们决定25架320选用我们的发动机,所以这也是CFM在中国非常成功的故事。
       Jean-Paul Ebanga:首先跟大家分享一点已经在业界达成的共识。展望未来20年,全球可能需要交付3万到3万5千架飞机,其中70%或者说三分之二的飞机是单通道飞机,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多大的市场?至少是2万到2万5千的单通道飞机的巨大市场。如果乘以2,就是至少是4万台发动机的交付量,对于CFM来说是这非常巨大的市场。讲到目前的市场和销售,一会儿会分享一下截止目前为止,无论在我们现在的CFM56发动机还是我们的新产品LEAP发动机上所取得的一些成就。
       CFM56是市场的领先者,在市场的领先地位正是与我们跟空客在320系列飞机和波音737系列飞机的成功合作是分不开的,当我们研发LEAP发动机时,我们希望能够重现市场领先地位,所以从战略角度我们必须要能够跟空客和波音在对应的单通道飞机上重现我们现在的成功合作。CFM56在过去已经累计交付了超过两万七千台发动机,这也是我们在针对LEAP发动机上面的成功策略之一。
       LEAP进入市场除了赢得空客和波音相对应的飞机平台之外,回溯4、5年前,当时世界还有其他的飞机厂商试图进入这么一个庞大的单通道飞机市场,正如我们提到,这意味着在未来20年里有两万架飞机的市场需求。除了有中国商飞C919系列飞机之外,还有庞巴迪的C系列,日本的MRJ,还包括其他的一些厂商都试图进入这个市场。对于所面临的问题,我们不可能针对所有的平台提供发动机,这可能要超出自身的能力。对于CFM来说我们要选择一个新的合作伙伴,我们非常荣幸最后和中国商飞达成合作协议,成为中国商飞C919系列飞机唯一的西方发动机供应商,对于这一点我们感到非常自豪和高兴。因为从市场份额来讲,从2010年到2015年,B737MAX、A320neo和C919事实上占据了90%的市场份额,所以我们认为CFM选择了正确的平台。如果看一下LEAP的份额情况,因为B737MAX和C919,CFM是唯一的发动机供应商。而在A320neo上我们达到56%的市场份额,所以把三个平台累加起来,CFM实际上已经超过了或者说达到了几乎75%的发动机市场份额,所以我们感到非常高兴也非常自豪。讲到中国的市场将占据未来20年单通道飞机20%的全球市场,这意味着四千二百架的飞机需求。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接下来由向总介绍一下中国市场。
       向伟明:根据波音和空客的预测,包括我们的预测,未来20年中国需要进口窄体机和宽体机,总共大概六千架左右。通常窄体机应该占三分之二左右,算下来应该是四千多架,当然这个数字可能会上下浮动。实际上意味着每年都会有二百到三百架飞机交付到中国,从波音、空客,当然以后还有中国商飞的飞机交付给中国,这个量非常大。目前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大概60%左右,如果我们继续保持这个市场份额,相当于每年都有120架左右;如果是300架就是180多架飞机采用我们的发动机,所以平均下来有150架飞机会采用CFM的发动机交付给中国,这个量也是很大。待会儿有一个介绍,我们在中国已经建立的基础设施支持机队的发展,我相信随着中国市场的发展,我们在中国的机队规模也会越来越大。
       Jean-Paul Ebanga:接下来我们更多来讲讲CFM和中国之间的关系。在过去30年中CFM和中国之间有很多非常美好的回忆,大家可以看到这个图上,回到1985年当时我们交付了首批CFM56发动机作为动力的飞机给中国云南航空公司和中国的西南航空公司。这30年当中我们说CFM公司从仅仅一个发动机供应商变成了跟中国航空业息息相关的合作伙伴,所以我们说CFM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供应商。
        正如刚才向总提到的,CFM除了在中国市场销售发动机之外,实际上CFM在过去30年间在中国的市场投入巨大。我就不会逐一列举了,但是我愿意提到一下早在96年我们和民航局以及中国民航飞行学院在中国设立了发动机维修培训中心,为中国区的客户提供支援,以及最先进的发动机维护课程,使得航空公司的人员能够更好的维护和使用发动机。截止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培训了一万一千多名在大中华地区的航空公司任职的职员,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过去的30年里有很多大的事情发生,如果讲到最近的就是去年浙江长龙航空公司成为LEAP-1A发动机在中国的首家客户。照片是当时的签字仪式,我来北京之前花了一天时间跟长龙航空公司的董事长见面,因为我们希望借这个机会向长龙航空,向中国客户表示感谢。而且我本人也相信,在向总和中国团队的努力下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我们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客户选择CFM的产品。
       CFM在中国有多样化的伙伴合作关系,除了前面提到的培训中心,这里列出了另外一些CFM在中国的举措。尤其包括我们在航空发动机的大修方面建立合资企业,也就是四川国际航空发动机维修有限公司。更重要的是,CFM跟中国客户的合作历史,不仅仅是与这些传统的大型航空公司有非常好的合作,同时也包括跟一些很小的航空公司、处于成立初期的航空公司。现在,CFM还与越来越多的低成本运营航空公司,都建立了非常好的关系。下面由向总讲讲我们怎样基于中国不同客户的需求,怎样提供客户化的解决方案,能够使得客户更好的运营由CFM发动机作为动力的机队。
       向伟明:我们在中国有不同类型的客户,比如三大航,海航——海航是多样化的航空公司,还有低成本航空公司及地方航空公司。过去两三年兴起的,由中国这些主要的银行成立的租赁公司,也是我们目前在中国的主要用户。针对不同类型的用户我们跟他们的合作方式不一样。三大航相对来说他们的维修能力,本身的发动机使用经验在各个方面都比较成熟,所以我们除了发动机方面有合作,我们也做了其他方面的合作,比如东航,在过去12年里面我们每年给他的中高层高管做领导力的培训,已经连续在美国做了12期。到目前为止东航中高层以上的领导干部90%以上都参加了我们的领导力培训,这也是证明我们和东航的合作关系,不仅仅只限于客户和供应商的关系。我们这星期刚刚见了东航的冯总还有李书记,他们也表达了同样的感受。
       CFM 与国航建立起的维修合资公司,提供CFM56-3、-5B、-7的维修服务,是CFM在全球第一家维修合资公司,地点是在成都。
       我们和南航也有很多合作,也有管理方面的合作,也有其他方面的合作。南航也是我们GE90最早的启动用户。针对低成本航空公司和地方航空公司来说,因为第一这些航空公司比较注重低成本运营,第二,相对来说,他们在维修能力和培训等方面需要更多技术方面的培训,所有我们利用广汉维修培训中心,利用在美国的培训基地,给他们提供了很多培训,包括管理方面的培训。我们跟客户的关系不仅仅是供应商和客户的关系,针对所有的客户我们做的都是超过供应商和客户之间的关系。另外在前几年我们已经注意到中国的各大银行成立的租赁公司,因此我们团队中有专门负责租赁公司的销售人员。几年前,我们就开始建立起这个业务关系,现在回头看来,我们的战略非常对,这些大的租赁公司不只是给航空公司做金融性的租赁,他们自己买飞机而且自己选择发动机。过去几年里我们赢得了大部分租赁公司的订单,这也再次证明我们在这个方面的战略是对的。
    还有一点我想说明CFM在中国市场非常成功,连我们的竞争对手都在中国设立维修厂来修我们CFM的发动机,在上海,东航与普惠(普惠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在上海成立的一家大修厂在修我们CFM的发动机。另外MTU和南航在珠海成立的发动机维修厂,新加坡的ST Aero也都在修我们CFM56发动机,这充分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个,CFM在中国的市场非常成功,我们的量足够大,所以各家都希望进入这个市场,在这个方面占一席之地。另外一个方面也是我们的态度,我们是开放式策略,如果有任何人愿意进入这个市场我们愿意把这个市场开放。所以这是两个不同的战略决策。下面简单介绍一下CFM生产力的情况,在之后就会谈LEAP整个项目的进展情况。目前整个LEAP项目进展非常顺利,都在按计划进行当中。说一下LEAP-1C发动机,六个月前在法国测试基地已经顺利完成了20天的飞行测试。
      向伟明:LEAP-1C是用于C919的发动机。
      Jean-Paul Ebanga:LEAP-1A的发动机测试已经进行的很顺利,这是用于A320neo飞机上的。下面谈一下生产力的情况。这个数字一万三千台是目前客户已经订购,但是还没有交付的数字。这个数字相当大,相当于我们八年的生产量。下一步我们要考虑从CFM56转型到LEAP发动机上。这个图上的两个颜色,深颜色代表CFM56,浅色是代表LEAP。所以可以看出来在他们转型的过程中实际上产量的变化相当大。另外,大家可以注意到特殊的一点,即在新旧产品的转换过程当中我们就开始交付LEAP,也就是交付新产品的同时,事实上我们的CFM56--上一代产品恰恰还处于生产的顶峰。你可以看到2016年这个时间点,CFM56的发动机产量仍然非常高,达到历史的高点,但是同时我们就已经要开始交付LEAP发动机了。
      为了满足年交付超过一千六百台的发动机产量,我们在最先进的供应链体系上做了大量投入。这包括在全球有一些新的生产厂房设施需要投入,也包括对于现有的厂房生产设施做相应的改进。为了阐述这样一个在供应链的投入和改进,我在这里以中国作个例子。事实上回溯到20年以前,中国比较少的几个供应商已经为CFM56发动机开始生产一些很小很简单的零部件。起初我们和中国的供应商一起改进他们的生产质量并提高他们的生产效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能够生产越来越多以及更复杂的一些部件。我们以苏州航空部件生产厂为例,早期对于CFM航空发动机的供应上面只是生产一些简单的部件,但是目前他们已经到了可以生产单元体的水平,也就是说今天无论是交付空客还是波音CFM56发动机,某一些复杂的单元体已经是由苏州工厂来生产制造了。
       讲到中国采购零部件的价值数量来讲,我们在未来五年内会翻番,也就是到2020年会增加到现在的一倍。在接下来的幻灯片里大家可以看到,前面一张是我们在全球新成立的一些厂房设施,主要是面向LEAP发动机采用的一些新技术,这些技术的使用需要一些新的厂房设施来保障LEAP的生产制造。下一张是我们对现有厂房设施做进一步投入改进,目的是保证LEAP能够按期交付给客户,这也充分表明无论从CFM公司还是CFM公司的两个母公司都在这个方面做了大量和长期的承诺及投入。
       为了给大家留出提问时间,我现在做一下总结。首先,我们今年会庆祝CFM在中国30周年里程碑,我们非常荣幸及高兴看到这一天,这是第一点。第二点,CFM在中国目前为止非常成功,中国的航空公司非常喜欢我们的产品,我们也会继续提供更好的产品,帮助中国客户成长。第三点,CFM在中国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发动机生产供应商,我们非常感谢这30年来的长期而且持续不断发展的合作伙伴关系,正如前面讲的,不仅仅提供我们的产品,还比如为客户提供培训,为客户提供相应的支援,也包括CFM在过去和将来会不断的拓展供应链,在中国采购更多的零部件来用于CFM发动机的生产。展望未来,我们相信在这个方面能够和中国的航空工业和民航业共同成长。接下来我也希望向总跟大家有一个致词。
       向伟明:我想总裁刚才已经很好地总结了我们今天新闻发布会的主要目的。我们也希望借今天的机会跟媒体有一个很好的沟通,一方面CFM在全球取得很好的成绩,CFM这个合资公司的成功案例,已成为哈佛大学合资典范的案例。CFM在中国的成功,也借助于中国航空市场的发展。对于我们来说30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我们希望今年通过不同的方式,包括今天的媒体沟通庆祝30年,我们后面也有一系列的活动,也希望大家积极参加。
       记者:向总问您一下过去30年CFM公司一共向中国出售了多少台CFM56发动机?如果可以的话LEAP发动机的数量也告诉我们一下。第二个问题,目前国内哪家航空公司是咱们CFM56发动机的最大客户?您刚才提到了CFM公司对于CFM56发动机的维修,是一个开放的市场。对于未来LEAP发动机的维修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向伟明:首先第一个问题,目前CFM56的装机机队大概有三千多台,包括订单约为三千九百台左右。另外有关LEAP发动机,我们刚才已经介绍过LEAP用于三种窄体机,一种是C919还有B737MAX我们都是唯一供应商,还有A320neo,现在目前只有一家航空公司做了选择,就是长龙航空公司,他们选择了CFM的LEAP-1A发动机。今年我们有很多项目已经开始,最终选谁我们还不知道,这需要竞争。但在全球的A320neo上我们已经有约56%的市场。有关开放市场的问题,CFM56-3、-7、-5B,我们在全球有20多家维修厂,在LEAP发动机方面,我们也会采用开放式,但是也许我们不希望那么多家,可能为十家左右,这样每家都有足够的份额,而不是互相竞争,这是我们的一个战略。
       记者:目前国内哪家是最大?
       向伟明:目前东航是全球第二大的CFM的机队,东航在中国、也是亚洲最大的CFM机队。
       Jean-Paul Ebanga:C919在中国已经有很多订单,目前是450架飞机的订单,B737MAX在中国已经收到很多订单。讲到LEAP将来的大修策略,虽然数量上比CFM56减少,但是并不是说我们会变成封闭的大修网络。之所以考虑到减少数量,因为LEAP采用了更多更新的技术,我们必须找到有这样的能力和有相应技术水平能够更好的去做发动机的维修和大修的伙伴来做。另外补充一点,我们说十家也好或者多少家也好,这是基于我们根据当前市场的状况来做的,并不是说是一个死的固定的策略,而且这个数量是指CFM自己的原厂之外我们可能会考虑的合作伙伴的数量。举个例子,早期那种老的手机有点问题每个人可以自己修好,但是现在并没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的修理IPhone6,原因是因为科技的含量和水平已经不一样了,所以我们在这个方面也有所考虑,这是为什么数量会相对减少的原因。
       记者: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在成都的发动机维修中心会有比较大的机会进入LEAP发动机的维修网络?
       Jean-Paul Ebanga: CFM在这方面的策略是,无论从CFM母公司GE或Snecma方面,我们首先要确保有一些原厂在发动机投入商用之前到位,这样对于在早期接收我们发动机的客户能够提供很好的维修保障。作为第二个阶段我们会在全球有目的的选择一些合作伙伴来帮助他们建立起LEAP发动机的维修能力,四川的SSAMC当然是名单当中的一员,我们正处于这样的工作当中,这需要时间,也许几个月之后或者更长时间可以了解到更进一步的信息。另外你也知道,CFM56发动机具有非常高的可靠性,平均时间大概是投入营运以后6到8年才有第一次的返厂大修。如果LEAP也是同样的性能而且我们也相信会是,你可以想象一下LEAP明年投入商用,这可能是要到2023、24才有真正的大修需求,所以这也有一个时间问题需要考虑。
        记者:我来自中国航空报。首先第一个问题我们知道LEAP-1C是C919飞机独家的动力装置。我想请问一下你认为LEAP-1C在对C919大型客机在窄体客机市场竞争中,能够提供哪些优势?第二个问题,我们LEAP发动机用了很多创新的技术,比如陶瓷基复合材料技术,那么根据现在的测试情况,我们之前所使用的这些创新技术有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要求?之后这些创新技术会不会利用更多更加广泛的区域里面?
        Jean-Paul Ebanga:第一个问题由向总回答。首先从技术层面讲一下,目前为止,LEAP发动机所采用的新技术在我们目前所有的测试中都表明,它们能够帮助我们发动机改善性能,而且达到了我们的预期目的,甚至有些超出了我们的预期。举个例子,以我们应用在LEAP发动机上的三维编织注塑成型的复合材料风扇叶片,这个叶片从重量上相对于最先进的金属叶片和金属合金叶片至少降低了25%的重量。另外一方面它还非常的耐用。举个不是很恰当的例子,金属叶片相当于普通木材,三维编织从三个维度加强了复合材料风扇叶片,它的强度几乎可以证明是没有办法摧毁的,因为它非常坚固而且有很好的韧性和耐久性,就相当于竹子。这类似于竹子和木头的对比,因为竹子有很好的韧性和耐久性。我们会在这方面继续拓展,该技术已经被验证能达到我们预期可以带来的好处。
        向伟明:我回答一下第一个问题。你可能知道,我们给C919提供的LEAP-1C不仅仅只是发动机,它的短舱也是由CFM提供的,我们提供整个集成推进系统。当我们能够提供发动机及短舱的时候,我们会把推进系统设计的更符合飞机系统,跟飞机匹配起来各方面效率都更适合这种机型。所以我们认为整个推进系统跟C919这个飞机会匹配的更好,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我们跟中国商飞合作已经很多年,中国的ARJ21支线飞机采用的也是GE的发动机(CF34-10A),我们跟他们在一起已经工作很多年。目前我们跟中国商飞的合作,无论是发动机设计和试飞阶段我们都共同参与。他们会定期了解我们发动机的设计情况。中国商飞的董事长专门看过我们的试飞。第三点,我们在客户支援方面也跟他们有很多的交流。第四方面,在将来他们的飞机应用过程中,我们会全力给他们提供支持。相比较而言,空客和波音在这些方面能力更强一些。我们对于中国商飞来说不仅仅是供应商,我们会全方位地支持中国商飞,也希望C919能够取得很大的成功,尤其在中国市场上。
       记者:我来自网易财经。你刚才介绍CFM这边成立了专门针对来自租赁公司这块的业务部门,我想问一下中国市场这块的订单情况,最早从什么时候开始接受租赁公司订单,现在订单的数量结构包括它在订单中的比例,还有这几年是什么样的情况?
       Jean-Paul Ebanga:向总具体谈到中国租赁公司之前,我先说一下。CFM有非常长的与全球租赁公司合作的历史,具体到CFM发动机,这是所有租赁公司的优选发动机。对于飞机租赁公司来讲,他们投资的资产残值是非常重要的考量因素,这在他们的采购决定中是要考虑到的。CFM56发动机长久以来在这个方面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回报,因为CFM56发动机的市场残值是处于第一的位置。中国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租赁公司进入到这个市场,而且不断地发展壮大,CFM也把我们多年来跟这些租赁公司良好合作的经验引入到中国团队,这样可以跟中国的后起之秀一起合作。
       向伟明:大概在三年前,中国的主要银行开始成立他们的租赁公司。在过去他们都是做销售,比如航空公司把飞机买下来,他们把这些资产买下来反租给航空公司或者跟航空公司一起做融资,但是租赁公司并不直接从飞机制造商或者波音空客直接购买飞机并参与发动机的选型。一些大的国际租赁公司把他们的资产买下来,买下时会带着租赁合同。大概三年前,中国的租赁市场主要以这种模式运作。,三年前的时候,如果我没有记错,工银租赁是第一家公司,他们直接从飞机制造厂家采购飞机并且自己选择发动机,当时他们买的的A320飞机,包括发动机的选型都是他们自己做的。之后交银租赁、国银租赁这些公司他们开始采用类似的模式,直接从波音和空客购买机型。如果是空客飞机他们自己做发动机选型和评估,我现在没有具体的数字表明目前定了多少(会后我们会再提供)。今年租赁公司大概还有五百多架飞机的采购量,面临着发动机的选型。他们的购买力也是非常大的,而且中国的租赁市场增长的非常快,我相信在今后20年,中国的航空公司每年需要二百到三百架飞机,有相当一部分可能来自这些租赁公司。中国的这些银行开展租赁业务是很好的,银行知道怎样去拥有这些资产,目前的市场也支持飞机租赁业务的发展。
       记者:我来自航空维修与工程。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刚才向总说CFM在中国装机的机队是三千多台,我想问一下其中-5和-7多少台,因为-5和-7今年迎来了整个返厂大修高峰。所以我想问一下中国的大修产能供应如何?你怎么评价?第二个问题,有预测表明今年-5和-7的维修费用,全球差不多是42亿美元。我想问一下CFM作为OEM能够获得多大的市场份额?
       Jean-Paul Ebanga:从中国产能的角度看,大修能力应该能够满足-5B、-7B的送修高峰。举个例子,我们在四川的SSAMC已经启动了第二期的计划,就是因为双方看到了这个方面的增长。在过去几年不断平稳地增长的市场基础上,我们会扩大它的产能和维修能力,这样来满足面向中国客户-5B或者-7B的维修高峰。
       向伟明:刚才提到三千多台有多少-7B和-5B?三千多包括CFM56-3发动机,-3的数量很少,主要是货机公司用的-3比较多一些,还有一些航空公司有一些-3。但是我觉得航空公司会逐步淘汰,会转入货机。我没有准确数字,估计应该有一百多台。-5B目前运营的有1000多台,-7B发动机近2000台。从这点来说目前-7B和-5B在中国市场的量很大,而且航空公司还在不断引进B737NG,也是-7B发动机,还有A320ceo(-5B发动机)。过去几年中,在航空公司引进B737MAX和A320neo之前,还在不断的引进B737NG和A320ceo。-7B、-5B的机队,有一些可能马上面临大修,但还有很多新的机队。跟全球比较而言,中国的发动机平均机龄还是比较年轻的。
       有关中国的大修能力怎样,是不是有这么大的容量?我刚才介绍中国目前有四家CFM56大修厂,上海普惠、珠海MTU,CFM跟国航的SSAMC,另外还有ST Aero(在厦门,所以有四家。从目前来看四家公司都没有到达饱和状态,而且我们的国航大修厂正在扩容,扩容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希望有更大的能力,他们目前每年不超过二百台,但将来会扩容到三百台,包括增加LEAP的维修能力,这个大修厂是CFM的第一家大修合资厂。我们认为,虽然今年有更多-7B和-5B的发动机大修机会,但按照中国目前四个发动机大修厂的容量,应该是可以支持的。
       主持人:由于时间关系我们的见面会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Jean-Paul Ebanga:谢谢大家,也祝大家五一假期快乐。谢谢。
 


政策
宏观(国家)政策
地方(民航、交通、发改委、工信部)政策
招商(产业、金融、土地、税收)政策
法规
通航组织机构
飞行培训学校
飞行器管理
其它法规
申请表下载
行业新闻
打造公务机消费新场景
给无人飞行器一个安全的家
全国首个低空安全示范基地在沈阳法库揭牌
企业资讯
前海航交所飞航平台正式上线 大数据服务助力“交通强国”
共谋发展大业 展现通航未来
汉莎航空甄选25架西锐 | 钟情智能驾驶环境
通航企业
飞机性能
飞机操作手册
飞机维护手册
飞机的线图
飞机模型,艺术图集
通航飞机数据库